2017年10月 / 09月≪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≫11月

--.--.-- (--)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EDIT  |  --:--  |  スポンサー広告  |  Top↑

2007.09.07 (Fri)

【轉載】異夢-好久好久以前……

這是我之前踩到翼大家 HIT 數的指定禮物 XD
真的真的非常喜歡「異夢」這部作品 作者是九把刀
之前在用無名的時候就有轉貼過 ...
可是在我還來不及把它轉貼到這裡的時候,無名就消失了 ( 默 )
應該說是我的帳號被刪除了 ... 可是我明明有登入去整理東西過 ...

總覺得翼大很害,喜好範圍廣 ( 咦 ? ) 可是創作力強盛 ( 咦咦 ? )
而且要甜要鹹 ( 誤 ) 都寫的出來 XD
不過也是相當明顯的「最近萌什麼就寫什麼」 XD ( 笑 )
啊啊 ... 看了翼大寫的 ペルソナ 3 的同人文就好想趕進度喔 囧rz

以下點開是本文喔 ˇ

【More・・・】

修大的指定題:九把刀大大【異夢】獅子跟兔子的故事……雖然裡面沒有BL但是絕對不像異夢那樣噁心﹐當然也輸九把刀一大段的寫作功力﹐看之前請三思XD

 


好久好久以前﹐在高地上住了一隻獅子﹐不是獅群﹑就只是一隻獅子。獅子站在高原上對著空無一物的草原大吼﹐聲音傳遍整個草原﹑還有那距離草原不遠的一座小小的森林中。

森林裡有著一隻小兔子﹐聽到獅子的吼聲的他從洞裡探出頭來﹐紅色的眼睛轉個不停。

兔子的媽媽曾經這樣對兔子說:「那個吼聲是可怕的敵人發出的聲音﹐千萬不要靠近!」但是那聲音在兔子的耳裡聽起來雖然有點可怕﹐卻有著更多的疑惑。

「為什麼獅子的吼聲中充滿不甘和悔恨呢?」

兔子常這樣想。所以每次聽到獅子在吼的時候﹐兔子總是會探出頭﹑豎起耳朵的聽。因為他覺得只有發自內心的怒吼﹐才能夠如此沉重。

終於有一天﹐兔子按耐不住的決定離開這個令人覺得煩悶的森林﹐去找那個傳說中的猛獸……


 


「然後咧?」

赤川大辣辣的躺在反省室的桌上﹐坐在一旁的金田一硬是從被赤川佔滿的桌子上挪出一個小角落﹐擺上他的筆記型電腦。

「……」金田一停下手上的工作﹐抬起頭看著赤川﹐紅色鏡框在昏暗的反省室中讓人有種跟眼睛融為一體的感覺﹐就跟總是閃著紅光的兔子一樣。「你先說你覺得這個故事接下來該怎麼走?」

「獅子跟兔子嗎?當然是獅子看到腦袋有問題的兔子後一口的吃掉他當晚餐啦!任誰都會這樣想吧?」

赤川翻個身﹐也不管一旁金田一電腦的安危。金田一連忙抱著電腦站起身來﹐然後再次挪出個新位置放他的電腦。

「這是童書!童書!是要說獅子和兔子的友情的童書耶!」金田一很不以為然的對赤川說。「童書就是要充滿愛與友情與勝利﹐和化腐朽為神奇的故事啊!」

「讓小朋友提早明白這社會的現實是我們大人該有的責任。」赤川側過身嘟囔。「你不是今天跟小喵約好要一起看電影﹐在這幹麻?電影快開演了吧?」

「電影取消了……小喵說她臨時有事。」

金田一簡短的回答﹐用手輕輕闔起電腦。赤川稍稍轉個頭﹐用眼角偷瞄了金田一一眼後陷入沉默。

只要一眼﹐赤川只要一眼就可以知道金田一在說謊。電影取消並不是因為小喵﹑而是因為金田一對小喵說取消的。號稱智商一八零的金田一﹐可以用那人畜無害的笑容騙過所有人﹐但是就是無法騙過他﹐赤川大爺。

「獅子的悲鳴是因為獅子被壞人陷害﹐失去了他最重要的親人……他原本真的想要吃掉兔子的﹐但是兔子卻只是盯著獅子﹐然後對他說了聲『加油』。」

一會﹐赤川才開口﹐背對金田一的說著故事。

金田一看著赤川的背﹐嘴角稍微上揚。

「結果﹐獅子迷惑了﹐原本伸出的爪子放了下來﹐彎下身用那快要跟兔子頭一樣大的眼睛瞪著兔子。兔子有些害怕﹐他知道眼前這個龐然大物只要輕輕的一掌就可以打死自己﹐兔子知道其實現在的他已經腳軟﹐連跑都沒辦法跑。」

「但是獅子沒有攻擊。」赤川接下去。

「獅子攤平自己碩大的手掌﹐將掌心朝上。輕輕的將兔子捧起放在頭上。」金田一單手支著下巴。

「獅子不明白為什麼。」

「兔子知道為什麼。」

「獅子有著瘋狂念頭想要相信兔子。」

「兔子有個瘋狂念頭想要親近獅子。」

「………………」「………………」

兩人突然再次安靜下來﹐然後間隔不到兩秒鐘後同時發出震耳的笑聲。

「真沒想到你那麼有詩意……」金田一毫不保留地趴在桌子上捶桌狂笑。「赤川我要對你刮目相看了!」

「去你媽的!」赤川舉了個中指回應金田一。「造樣造句連國小生都會好嗎?」

「哦……我一直認為你的文學素養連國小生都不如耶﹐看樣子我果然太低估你了嗎?」

「靠!你這隻死兔子!一定要這樣損我你才爽?!」

赤川的怒吼讓原本過分死寂的反省室一瞬間充滿生氣。


 


七月的台北氣溫悶熱到一種想要罵人的地步﹐金田一走在西門町的鬧區中﹐手上拿了一杯號稱生機飲料的蔬果汁。照道理同樣都是黃種人的地方服裝普通﹑樣貌平凡的他不應該會如此遭人側目﹐但是事實卻是每個人都會偷瞄上兩眼。

只因為金田一的手臂有著怪異的接痕在﹐就像是別人的手接在他身上一樣的不合適。過分黝和粗壯的下臂跟偏白卻瘦小的上臂怎麼樣也不像是同一個人。

不過金田一一點也不介意這種目光﹐因為那雙手是獅子的。為了方便﹐他學會了開車﹐但是他覺得開車的人不是他﹑在車上﹐他依舊覺得自己只是個平安符。

偷渡來的雙槍正藏在無袖背心的內側﹐鐵器特有的冰冷透過上衣傳到體內﹐跟從雙手手心傳來的脈動共鳴。

他突然想起在眾多次的反省室之中﹐他曾經跟赤川無聊玩的童話接龍。當然啦﹐那個故事早就在太陽出來﹑走出那間房間後就消失無蹤﹐而現在的他也不想將故事寫下去。

就如同赤川說的一樣:這個世界是如此現實﹐獅子跟兔子兩者不能並存。所以獅子死了﹐在獵人的詭計之下﹐兔子害死了獅子。

兔子伏在獅子厚重的大爪上﹐一邊感受溫度的消失一邊哭泣自己的愚蠢。

但是在嚎啕大哭之後﹐兔子堅信這並不代表這個故事就會這樣結束。

所以兔子決定自己不再是兔子。他學會了獅子的怒吼﹐另一個悲哀的野獸吼叫再次傳遍整個草原。


EDIT  |  21:23  |  愛的轉載  |  CM(0)  |  Top↑

Comment

コメントを投稿する

URL
コメント
パス  編集・削除するのに必要
非公開:  管理者だけにコメントを表示
 
 | BLOGTOP | 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